【龙江工匠】宇恒徜:徉漆世界弘扬漆文化

【龙江工匠】宇恒徜:徉漆世界弘扬漆文化
黑龙江日报8月31日讯 身穿花样围裙,手握医用小镊子,稳稳端坐在漆板前,将破碎的蛋壳一粒粒顺次嵌附在生漆的纹样上,使蛋壳与漆液完美粘合,待修形处理、罩漆后,再以砂纸细细打磨……推光见功底,技艺显人生,一副精巧的漆艺著作呈现在眼前,蛋壳在宇恒的手底下活了。  “泱泱中华五千年,诞生了数不清的绚烂文明,漆文明便是其中之一。漆艺不仅仅是挂在墙上‘看’的艺术,更是体现日子之道‘用’的艺术。”初见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宇恒,她就刻不容缓地向记者叙述起漆文明。  乐之不如好之,她与漆结缘二十余载,乐在其中。  宇恒自幼喜爱做手艺,捏泥人、剪窗花、做布偶是幼年最美的回想。1999年,她如愿考上了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大学的艺术教育让她耳目一新,开阔了视界。  在大二的一堂漆画课上,这门传统的艺术让宇恒充满了猎奇:这个画种为什么如此亮光?漆画为什么防腐、耐潮?带着种种疑问,宇恒对漆有了新的了解。她发现,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与运用漆的国度,漆文明历史悠久并与日子休戚相关。  2001年,“庆祝我国共产党建立80周年——黑龙江省回顾展”展开,宇恒计划用漆画著作参展。通过两个月的精心预备,终究以漆画著作《村歌》摘得竞赛金奖。“第一次独立完结漆艺著作时我不由得哭了出来,好像十月妊娠一朝临产,孕育这件像自己孩子相同的著作我用了整整2个月。”宇恒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力气牵住了她的手,尔后,便一头扎进漆的世界。  精于艺,成于思,每一件产品背面都有活着的魂灵。  蛋壳镶嵌是漆艺的首要体现技法。一幅大面积含有蛋壳镶嵌的漆画著作需求花费作者很多的时刻和精力布局、张贴、打磨。“制造过程中,因为小而脆的蛋壳会延伸作画的进展,为到达预期的作用,咱们常常吃不上饭,睡缺乏觉,在漆板前一坐便是十几个小时。”宇恒说。  “‘推光’作为制造漆器的终究一道程序,意图在于进步漆面的光洁度,褪去漆面的浮光,使漆面散发出内蕴之光。”只见宇恒以手掌蘸花生油拌细瓦灰,重复冲突漆面,漆面便逐步呈现内蕴之光泽。“这个活儿需求用手掌去感觉漆器的‘体温文心跳’以及漆器的生命律动。”想来诗意盎然,实际操作过程中,却是一项不折不扣的体力活,若是一块大板“推光”下来,全身都会酸痛。  通过十几年的沉积和学习,宇恒的漆艺著作在业界已小有名气。2004年她的漆画著作《老道外三道街》当选“第十届全国美术著作展”,这愈加坚决了宇恒传承和宏扬我国漆文明的决计。  2008年,宇恒走上讲台成为哈师大美术学院漆艺专业教师。十年中,她拟定教学计划、创始漆艺工作室、兴办漆宇文明开展有限公司,从一线教学到社会实践都竭尽全力地传承、传达、开展、立异着我省的漆艺文明。  2018年第三届世界立异创业饱览会在北京举办,来自世界各国高校的300多家立异创业组织参展。宇恒作为我省仅有文创类代表,带领的立异创业团队在此次饱览会上以“北域风情,匠心龙江”的项目主题,完美展示了黑龙江省地域艺术的深沉魅力和文明价值,招引了很多国内外游客,并与三家艺术协作商签约协作,终究喜获世界立异创业饱览会优异成果奖。“现在,漆文明中所蕴含着自在浪漫的精力仍旧熔铸在中华民族的骨子里,传承和宏扬漆文明是我一生的寻求。”她说。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